环保部近日公开的消息显示,刘炳江已任环保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

6月2日,环保部官网发布消息称,环保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刘炳江今日向媒体通报,环保部部日前发布《2016年中国机动车环境管理年报》,公布了2015年全国机动车环境管理情况。

公开信息显示,这是刘炳江首次以环保部大气环境管理司司长身份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2016年全国两会前夕,网传环保部机构调整,新设水、大气、土壤“三司”,并传出一份三司人事任命名单,但未获官方证实。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3月3日报道,3月3日下午,环保部官网发布《关于环境保护部机构调整的回应》称,2015年2月,中央有关部门批复同意环保部机构编制作部分调整,不再保留污染防治司、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司,设置水、大气、土壤三个环境管理司。由于机构调整涉及面广,内部职能、运行机制的建立和人员配备完全到位尚需要一个过程。待整个工作完成后,我部将专题向媒体发布。

截至澎湃新闻发稿,未见环保部就“三司”及相关人事任命发布进一步消息,环保部官网首页“部机关”栏亦未更新“三司”相关信息。

任污控司司长五年,多次谈治霾

公开报道显示,刘炳江长期从事污染控制和污染减排工作,曾任哈佛大学环境中心高级副研究员、中国项目技术负责人,原国家环保总局污控司大气处调研员、总量控制办公室副主任。2008年国家环保部正式设立,同年9月刘炳江上任污染物排放总量司副司长,并在2011年11月正式出任污染排放总量司司长一职。

因雾霾问题广受关注,作为环保部官员的刘炳江曾在多个场合谈及治霾。

据中国青年网报道,2016年全国两会上,被问及“那雾霾到底能不能治得住”,自认为坐在“火山口”的刘炳江回答:“肯定能治住!像酸雨那样的难题我国都能解决,为什么其他的环境问题不能解决?政府工作报告、‘十三五’规划对于环保有相当数量的约束性指标,这是国家的决心,当前能源替代思路、技术路线图都很清晰,现在就是看各地方如何执行。”

他认为治理效果取决于能源结构调整的调整力度,产业结构及布局的调整力度,污染物排放下降的速度,还有人人参与治霾行动的程度。

一个多月前,在1月21日国家环保部召开的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精神解读会上,刘炳江也以治霾为例谈及环境质量改善和总量控制之间的关系。据新华社报道,刘炳江提到,“过去10年,我国每年增加机动车2000万辆,粗钢5000多万吨,煤炭2亿吨,能完成主要污染物排放量削减已不易。但治霾要综合应用各种手段,包括能源结构和产业结构调整以及城市精细化环境管理等。”

刘炳江指出,环境质量改善是目的,总量控制只是改善环境质量的主要手段之一。此外,刘炳江表示,“十三五”期间,质量改善和总量均为约束性指标,是具有法律效力的地方政府必须完成的任务。质量改善是刚性要求的红线,绝对不能触碰;总量减排是硬性要求的底线,是最基本的及格要求。总量减排考核必须服从质量改善考核。

此外,早在2011年9、10月,时任环保部污染物总量控制司副司长的刘炳江先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周末》专访,就当年9月国务院印发的《“十二五”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进行解读。

《方案》首次以国务院文件的方式,强制确定污染物总量控制作为环评的前置条件。《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显示,尽管“十一五”的SO2和COD这两种污染物减排目标提早完成,但这意味着留给“十二五”的可能都是硬骨头。为此,刘炳江表示,环保部将出台“点线面”的组合拳,“点”即对国家重点监控企业实习深度治理,“线”即对电力、钢铁、造纸、印染等重点行业实行主要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面”即对国家重点区域流域实行排污总量控制。

曾因雾霾问题被出租车司机数落

除此之外,刘炳江还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致力推动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发展。

2013年3月,刘炳江首次以政协委员的身份,亮相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二届一次会议,并提出关于大气法修改的提案。

在2013年3月12日央视新闻对其的专访中,刘炳江提到相关法律不完善致环保执法困难。他说,“环保执法不利,我承认有这个问题,但更多的问题出现在是法上怎么定,(法律)要细一点。如果法上让人人(及)各个企业来敬畏这部法,大家由现在被动地被检查到主动地执行,环保部门的工作也好做。”

对区域性污染,刘炳江希望进一步加强法律手段,据《经济日报》2013年3月14日报道,他说,“我国的《大气污染防治法》没有涉及当前以PM2.5等为特征的区域性污染,有必要进行修订,从法律层面更加严格而具体地对工业、机动车辆、居民生活等污染物排放进行控制,提出防治措施。”刘炳江表示,“一部法要像剑一样悬在大家头上”。

《中国青年报》2014年两会期间报道称,刘炳江在民建界别小组讨论中做出保证“这5年大家放心,空气会明显变好,司长敢说,就有事实保证”。然而,刘炳江坦言,现在在外面他都不敢说自己是环保部的司长。一次打车上班,出租车司机看他“像是个当官的”,硬生生没让刘炳江插一句话,数落他一路,“你看看你们把这个天搞成什么样!”

据中国青年网报道,2016年全国两会期间,在3月8日民建界别联组会议自由发言阶段,坐在后排的刘炳江委员特意站了起来,抢得一个发言机会。他提出了削减能源消费问题:“‘十三五’规划纲要草案中,提到‘到2020年能源消费控制在50亿吨标准煤以内’,我觉得这个数字可以再小一点,设在48.5亿吨应该更为恰当。”

他解释称:“当前过剩程度严重,我们不能光想着供应,应该从数量供应型转变为质量供应型,由50亿吨降到48.5亿吨,也是一种信号,避免过剩生产,同时要大力发展清洁能源。”

刘炳江两会期间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我最关心的问题是能源供给侧的改革问题,具体来说怎么改革价格体系,大力推动天然气、电力替代采暖期间量大面广的小锅炉,还有老百姓用的煤炭的替代问题,这是目前比较突出的问题,这个不解决,雾霾是比较难以解决的。”

上一篇:治雾霾 重点城市将推国五标车用汽柴油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