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雾霾蒙蒙,看建筑物像戴着墨镜,那郑州夜晚的空气质量是不是会好一些呢?监测数据显示,郑州晚上的扬尘污染比白天大多了。郑州晚间的扬尘污染到底是个啥情况?4月27日晚,今报记者顺着农业路、中州大道,探访了几个施工点。

夜晚比白天脏

晚上的扬尘污染比白天大多了,有数据为证:4月26日晚上11点,河医大、郑纺机监测数据显示,首要污染物均为PM10,分别为181、207。4月27日凌晨2点,经开区管委、郑纺机、河医大的PM10分别为181、187、183。4月27日晚上10点,郑纺机、经开区数据分别为186、352,速度堪比“火箭飙升”。4月28日凌晨2点,郑纺机、经开区数据为208、259。从数据能清晰地看出,郑州晚上河医大、经开区、郑纺机的扬尘污染数值较高,尤其以经开区管委最甚。

省长发怒

4月27日,省政府第56次常务会议上,因空气质量差,省长谢伏瞻发怒了:“你GDP增速再快,一堆人得病,那要财富都干吗用?都去治病了。”晚间的扬尘污染到底是个啥情况?4月27日晚11点开始,记者顺着农业路,中州大道,探访了三四个点。农业路上的渣土车,虽然扬尘不多,但抛撒严重。中州大道与航海路交叉口附近,是渣土车、货运车的集聚地,站在路口,脸部能感受沙砾扑面的疼痛感。更为严重的当数中州大道站马屯村工地,地处南三环外围,最多时每分钟有 30多辆渣土车出入,由于出入道路没有硬化,尘土悬浮在空中,车灯照过,能见度不到5米。

【追问】

一问:洒水车当摆设?

4月28日,在农业路关虎屯一栋正在拆除的楼前,确实停放有洒水车,但并没有使用。更严重的当数高新区瑞达路与化工路东北角陈庄拆迁工地,没有围挡、防尘网,更没有洒水降尘,附近居民苦不堪言。5月1日,姜砦拆迁没有防尘措施,早、中、晚灰尘漫天。

二问:渣土车进出无冲洗?

按照郑州市大气办要求,渣土车进出都要冲洗车轮,防止带土出行。记者探访时发现,建筑施工工地大多装有冲洗设施,但拆迁工地上几乎没有冲洗装置。在站马屯、关虎屯、杨庄的拆迁工地上,记者没有见到有车辆冲洗。

三问:还有多少“黄土露天”?

市内很多工地都盖上了防尘网,但严格治霾下,仍有不少黄土裸露,尤其以高新区、南三环附近的工地最为明显。

四问:“北斗定位”管用吗?

2014年,郑州为治理渣土车抛撒、乱倒现象,对所有的清运车辆统一安装了北斗定位系统。记者探访中发现,农业路、中州大道上不少渣土车仍有沿途抛撒、逆行、闯红灯等现象,是黑渣土车出没?还是后台失去监控?

治扬尘有硬性考核办法

今年4月中旬的扬尘治理督导会上,郑州市副市长张俊峰说,市内五区、4个管委会、5个县市加上上街区,将参照空气质量等方面的数值进行排名,半个月一次。对排名靠后的单位通报批评;连续两次排名靠后的,对单位主要领导进行约谈;连续三次排名靠后的,将进行相关组织处理。

上一篇:治雾霾 重点城市将推国五标车用汽柴油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文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