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之于河北,很像蚌壳包裹的两颗珍珠,光鲜夺目,而作为蚌壳的河北,则一直甘于奉献,默默无闻。“又要发展,又要控煤。”采访中,一位业内人士如此评价河北的两难处境。如果说,控煤对于京津只是优化能源结构,在河北则是不折不扣的能源革命。

近日,《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经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公布在即。三地能源领域协同合作、统筹发展备受期待。

2017年三地控煤总量超过亿吨

京津冀不同的能源结构折射出发展差距。2013年,北京能耗强度为0.415吨标准煤/万元,已优于很多中等发达国家,而煤炭消耗占比已降至20%。天津能耗强度为0.67吨标准煤/万元,煤炭消耗占比为61.58%。两组数字都好于全国平均水平。而河北煤炭消费占比仍在85%以上,2011年能耗强度为1.3吨标准煤/万元,属于高耗能省份。

2014年三部委印发的《能源行业加强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提出,力争实现京津冀煤炭消费总量负增长,到2017年,北京、天津、河北三地净削减煤炭消费量分别为1300万吨、1000万吨、4000万吨,共计6300万吨。

京津冀都已经着手控煤布局,起点不同,压力也就有大有小。

据了解,河北省每年能源消耗超3亿吨标准煤,其中煤炭接近9成。目前,该省已将减煤目标分解到各市,分解目标达7790万吨,占全省年煤炭用量的三成,超过国家下达任务目标的近100%。可见河北壮士断腕的决心。

天津控煤目标主要落实在三个领域,其中,通过关停淘汰燃煤机组削减煤炭540万吨,供热锅炉实施改燃或关停削减煤炭385万吨,企业自备电厂和锅炉实施改燃或关停削减煤炭410万吨,削减总量达到1335万吨,也超过国家下达的任务目标。

北京方面,2014年煤炭消耗量已降至2000万吨以下。根据北京市压减燃煤工作方案,到2017年将实际削减1440万吨煤炭。届时,北京的煤炭消耗将在1000万吨以内,仅占全市能耗的10%左右。

可见,在控煤总量方面,三地都在自我加压,2017年分解控煤总目标已达10565万吨。

煤电机组改造与淘汰双管齐下

控煤,并没有仅仅停留在规划上,三地都已经开始行动。

年初,河北省政府工作报告已经交出初步的成绩单:2014年,淘汰改造燃煤锅炉3.96万台,全年削减煤炭消费量1500万吨,首次实现煤炭消费负增长。今年,河北开展了燃煤电厂超低排放升级改造专项行动,对所有燃煤发电机组实施改造和治理,要求年底前全部达到超低排放要求。不仅在火电行业,年底前,该省还将完成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等行业脱硫脱硝除尘达标治理。

3月18日,天津正式关停陈塘庄热电厂3台燃煤机组,这被作为天津控煤的标杆事件。自此,天津中心城区再无燃煤电厂。仅此一项,每年减少煤耗达233万吨。

在此基础上,今年天津减煤将达496万吨。据了解,日前陈塘庄热电厂“煤改气”工程第二套机组励磁系统关键试验成功,预计6月底全部投运,每年可节约标准煤420万吨。另外,今年天津将完成90座工业锅炉“煤改燃”工作,中心城区所有燃煤供热锅炉将被淘汰。

北京在淘汰煤电方面力度更大,2014年至今,先后淘汰了大唐高井燃煤热电厂、京能石景山燃煤热电厂和国华北京热电厂的燃煤机组。仅剩的一座大型燃煤电厂华能热电厂,明年也将关停。

削减煤炭给三地留下巨大的能源缺口。

近日有消息称,京津冀将大规模引进内蒙古清洁电力,相信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能源缺口。另外,如何用好本地清洁能源也是三地亟须思考的课题。近日,国家能源局下发通知,要求在北京实施可再生清洁能源供热示范项目,未来引进冀北张家口风电为北京供热,产业发展前景广阔。

三地合作治理散煤是当务之急

在压减煤炭用量的同时,有一类煤炭的用量虽小,但其危害已经引起三地的足够重视,这就是散煤。

据悉,京津冀目前每年散煤用量为3600万吨。其中,河北年用量为3000万吨,几乎是北京年用煤量的两倍。目前,北京散煤年用量为200万吨,天津为400万吨。

近日公布的《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行动计划(2015~2020年)》要求,京津冀及周边地区限制销售和使用灰分大于16%、硫分大于1%的散煤。推行优质、低排放煤炭产品替代劣质散煤机制,全面禁止销售劣质散煤。

中电联研究室主任潘荔表示,与电煤相比,散煤燃烧对环境危害更大,且治理更加困难。“关停煤电厂能够使煤耗迅速下降,但要真正遏制污染,必须压缩煤炭散烧的空间。”三地的散煤治理措施有明显不同。

去年以来,河北加大洁净型煤推广力度。采暖季共推广使用民用洁净型煤51.55万吨,今年洁净型煤产能将超过1500万吨,实际保供能力将达800万吨以上。

天津市环保局大气处处长杨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散烧煤,天津正逐步实施清洁化和替换。“在城区主要通过煤改电的方式进行替代;在农村主要用优质煤替代品质差的散烧煤,同时替换一批灶具。”天津市已规定中心城区为煤炭禁燃区,外环线以内的煤炭堆场将被清理整合。

在北京,近两年来已经治理散煤255万吨。今年核心区已经彻底实现无煤化,城乡接合部和农村地区也已开展减煤换煤工作,通过改电、气化、利用沼气和太阳能等,大幅减少煤炭的使用。

三地不同的发展阶段决定了治理散煤的不同措施。河北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把燃煤总量降下来,可以看到该省在治理散煤上力不从心,仅是仍在推广洁净型煤,没看到“煤改气”和“煤改电”措施。天津城乡治理措施不同,城区是替换,农村则主要靠推广洁净型煤。而北京则努力在城乡最大化地压缩散煤使用空间。

散煤的使用情况的确是三地能源结构差异的一个缩影。如何有效控制河北散煤是实现区域空气清洁的关键,以河北一地之力难以在短期内解决,合作治理散煤,是三地协同发展的应有之义。

上一篇:治雾霾 重点城市将推国五标车用汽柴油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文章了